欢迎光临获嘉新闻网!网站地图 添加收藏 设为首页
主页 | 新闻 | 经济 | 生活 | 教育 | 旅游 | 娱乐 | 健康 | 社会 |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社会 >

前妻豪赌欠债800万元 男子月薪5000元被判还债

来源:获嘉新闻网  更新时间:2017-01-01 12:44
前妻豪赌欠债800万元 男子月薪5000元被判还债

  王文汉与前妻郑明明是武汉新洲人,两人都在当地一家医院工作。王文汉是医生,郑明明是药剂师,1986年两人结婚。婚后没多久,就有了儿子。在当地,两人的收入算是很不错的,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。

  但是,没多久,问题就显现了。1991年的除夕,全家围坐在一起吃团年饭,吃完饭,弟弟将王文汉悄悄拉到一边,问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、手头是不是很紧?王文汉表示并没有,在追问下得知,原来妻子郑明明悄悄找他的弟弟借了5000元现金,一直都没有归还。“90年代初的5000元,可不是一个小数目,我回去气不过,甩了她两个耳光,但还是帮她还了这笔赌债,她也消停了不少。”

  现在回想起当年的事,王文汉唏嘘不已,“其实当时就有端倪,我真是太傻了,没放在心上。她就是喜欢赌博。如果只是打麻将,不可能输那么多钱,不知道她究竟在赌些什么,居然会输掉那么多,也怪我,没有深究下去。”王文汉帮前妻还了5000元的债务,看前妻也没再赌博,而是老老实实上班,生活回归正轨,也就没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。

  前妻曾“赌”进女子监狱

  2004年,王文汉离开医院,自己开办了一家诊所,由于诊所收入不错,前妻郑明明辞职回家,过起了全职太太的生活。“有一说一,当时我每天都泡在诊所里,早出晚归,她在家照顾我和儿子的饮食起居,还是很不容易的。”就这样安稳地过了8年,王文汉每年的年收入可达50万元,家里按揭买了房,也买了车,还买了一辆价值68万元的挖掘机租给别人,家庭的经济环境在当地还是相当不错的。

  “其实当时我知道她又在外面赌博,但我诊所工作很忙,真的没有精力去管她。另一方面,我想一年我能赚个50万元,你输个10来万元,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算了。”现在想想,王文汉非常后悔当初对前妻的心软和纵容。

  2012年9月的一天,王文汉接到通知,他前妻因赌博被关进了东西湖区一女子监狱,在审讯过程中,前妻郑明明为了蒙混过关,甚至谎报自己妹妹的名字,不料还是被识破,被关进女子监狱。被放出来回家后,王文汉跟其大吵一架,郑明明保证不再赌博,王文汉思考再三,决定再原谅前妻一次,“毕竟这么多年的感情,我想年纪越来越大,她应该会收敛起来。” 王文汉再次为其还了赌债。

  可是,仅仅一年后,卷土重赌的郑明明让王文汉跌入了深渊,这一次,他倾家荡产也还不起前妻欠下的巨债了。2013年9月,不敢告诉王文汉欠债实情的郑明明找到了王文汉的弟弟,坦白自己被高利贷逼得走投无路,欠下了60万的债务。得知这一消息后,王文汉的心跌到谷底,这一次,他的心死了,“这样提心吊胆,为赌徒还债的日子,我实在是过不下去了。”但在离婚前,本分的他,还是决定为前妻还清债务。他将家里所有的积蓄拿出来,然后找亲戚朋友东拼西凑了58万,交给前妻还债。但没想到前妻欠的钱远不止60万,家里的车子被债主开走,挖掘机也被债主开走,唯一的房产因为还没有还完贷款,不能变现,所以搁置在一旁。想着自己的家业被前妻全部输光,王文汉心痛不已,但事已至此,他也不想再在伤心地多留片刻,离婚后3天,他关掉诊所,独自一人来到湖南长沙打拼。“我当时想的是,我已净身出户,拿所有资产替你还债了,而且婚也离了,应该可以开始新生活了。”但没想到,这只是噩梦的开始。

  800万赌债何时能还完

  来到湖南长沙后,经定居当地的同学介绍,王文汉来到一家诊所干起了老本行。因为敬业、本分、又老实,身边不少人给他介绍对象。次年他认识了现在的太太唐艺(化名),两人携手过日子,令王文汉重新感受到了家庭的温暖。

  可惜好景不长,婚后不久,追债人陆续找到了他,追着他不放。法院审理认为,前妻的债务因为是在婚姻存续期间借的,所以他也有连带责任。光是到法院起诉的债务就有6笔,高达200万;而还没有去法院起诉的高利贷、邻居以及家人的债务加起来则接近600万。“我已经54岁了,就是不眠不休干到死,也还不了这么多钱,更何况,这都是前妻的赌债,是她背着我借的,也没有用于婚姻共同生活,凭什么要我还呢?”如今的王文汉,每个月5000元的工资全部用于还亲朋的债,“他们是无辜的。”而他更觉得对不起的是现任妻子,“她跟着我一天福没享,还和我一起背上了这么重的债务,我真的有愧于她。”

  “咚咚咚,开门开门,欠债还钱,天经地义,快开门!”本周,王文汉(化名)的家里又开始有人来讨债,但经过三年的“历练”,他已经逐渐“习惯”起来。“可能我的下半生将伴随这样的讨债声度过吧,但这800万明明不是我借的,凭什么现在要我来承担呢?”

  2013年9月24日,王文汉与共同生活了27年的前妻郑明明(化名)离婚。离婚前,前妻郑明明告诉王文汉,她在外借债60万,外面到处有人找她还钱,她已经无力招架,请求王文汉救她。看在夫妻一场的份上,秉承着“欠债还钱,天经地义”的信条,王文汉向家人朋友借了58万元现金,交给了前妻。在离婚后3天,他关闭了自己经营了一生的心血——医疗诊所,净身出户,来到湖南,准备开始新生活。

  不料,噩梦仍未过去,2014年11月,原来的邻居带着借条找上门来,前妻白纸黑字签署的借条摆在他面前,看着上面赫然显现的“96万”大字,王文汉的心凉了半截,而这只是一个开头,前妻究竟找多少人借了钱?又究竟借了多少钱?他在心中暗暗问自己,“估计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借了多少吧?”

  赌债也要另一半偿还?

  《婚姻法》四十一条规定,离婚时,原为夫妻共同生活所负债务,应当共同偿还。共同财产不足清偿的,或财产归各自所有的,由双方协议清偿;协议不成时,由人民法院判决。

  “可是,她借的钱全部用来豪赌了,根本没用这个钱为家里作出任何贡献,怎么能算共同生活所负债务?现在她跑了,又凭什么要让我用后半生来偿还她一时快活欠下的巨债呢?”拿着法院的判决书,王文汉很不服,他不明白判决结果所依据的最重要内容——司法解释“二十四条”是什么意思?更不清楚后半生的路该怎么走……

分享到:
更多精彩热图
更多今日推荐
更多最新标签
更多拓展阅读
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网站地图 网站标签 企业邮箱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
版权所有 获嘉新闻网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、复制或建立镜像
本网最佳浏览器为IE8屏幕分辨率为1280*768